在海牙國際常設仲裁法院對菲律賓提出南海案即將做出裁決之前,日本在其國境最南端的「沖之鳥礁」周邊公海,以侵入日本專屬經濟海域(EEZ)為由,扣船裁罰,凸顯日本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寬以待己、嚴以律人的態度。日本雖非南海島爭之聲索國,但因日本視南海為「海上生命線」,在外交上與中國大陸拮抗,聲援菲律賓仲的「南海仲裁案」的立場不言而喻。

誠然,日本在外交上有權利與菲律賓同調,挑戰太平島的島嶼地位,進而否定我國在南海的相關經濟海域權益,但日本應自省,與面積51萬平公尺的太平島相較,其據以在中西太平洋主張高達40萬平方公里之EEZ的「沖之鳥礁」僅9平方公尺,兩者天壤之別,此是否突出日本的主張於法無據。倘若海牙常設仲裁法庭無視太平島之「島嶼」之天然地理條件事實,否定該島的「島嶼」地位,亦將連帶影響日本的「沖之鳥礁」之EEZ主張適法性。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inread-ad', 'inread'); }); }

在2016年版的「外交藍皮書」中,「安倍外交」側重東海、南海溢於言表,日本亦在各外交場域中,扮演美國的側翼,伺機牽制中國大陸試圖控制東海、南海的積極作為,其中即將登場的G7「廣島領袖峰會」將是美、日聯合歐盟主要國家,共同施壓中國大陸在東海、南海爭端中,放下軍事恫嚇,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為依歸,透過對話,和平解決爭端的重要外交舞台。

然而,日本在2008年8月向「聯合國大陸礁層界限委員會」(CLCS)申告「沖之鳥礁」大陸礁層之延伸,惟在2012年5月的表決中未被接受,但日本仍我行我素在其宣稱的EEZ內,鴨霸「執法」,干擾台灣漁民在該海域的合法捕撈作業權益的行徑,將使日本在南海爭端中的外交表態失去正當性。

在國際政治中,須以理服眾。若日本無視CLCS對「沖之鳥礁」可否主張相關經濟海域權益的表決結果,企圖以「力量」獨占該處海域的具高經濟價值的豐富漁業資源及大陸礁層蘊藏的石油替代能源礦產「甲烷水合物」,此行徑有何立場在國際社會指控他人?試想,北京未來不依「南海遠東信貸條件 仲裁案」裁決結果調整其在該海域的維權行動,日本能否容忍?而日本又能否支持中華民國援引菲律賓模式向海牙國際常設仲裁法院提出對「沖之鳥礁」島嶼地位的挑戰?

《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乃是國際間和平解決海洋爭端的準據,而非國際政治中黨同伐異的工具。冀望日本對公約的尊重表裡一致,以符福澤諭吉筆下之「文明」。

(作者為輔仁大學日文系教員林貼現 授)

(中國時員林機車借貸免留車 報)

青年購屋優惠貸款2016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貸款率利試算表excel下載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彰化貼現 ) {

ONEAD_slot('div-mobile-inread', 'mobile-inread');貸款試算excel

});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教你怎麼貸款

vhjk3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